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传感器 >

王朔:中国电视剧越来越没法看了失去了标杆就没有了努力的方向

发布日期:2021-11-25 05:33   来源:未知   阅读:

  最后一次看到王朔在公共场合里畅所欲言还是在十四年前,那几年他的几部作品《致女儿书》、《和我们的女儿谈话》、《我的千岁寒》相继问世,掀起了文坛又一波浪潮。

  进入了21世纪以后,王朔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尤其在2005年之后,郭敬明和韩寒等80后一代作家统治了文坛,影视界也进入一个大投资,明星扎堆的大片时代,王朔这些靠小成本、室内剧起家的作家编剧已不再是影视题材的们所必须的作家。

  记得2007年左右,当时王朔面对媒体的时候说过,无所谓什么再度出山,只是之前几年自己没有什么新作品,不想靠吃老本,靠蹭热度来过活,自己一旦拿出了作品,再次回归则是必然。

  大概在1992年的时候,王朔的创作陷入了停滞,用他自己的线中后期的时候,他为了忙着养活自己开始大量创作,着实把自己给写废了,一个人的容量是有限的,再好的作家也不可能一生都保持旺盛的创作热情,何况王朔的作品都是根据自己个人的经历而改编的,王朔不是一个擅长“扯谎”的作家,他更善于将自己不平凡的经历惟妙惟肖的真实再现。所以对于王朔来说,他的创作需要积累。

  于是王朔为了生计,为了名利开始投身进入影视圈,在进入了90年代之后,王朔参与了电视剧《渴望》的策划,参与了《编辑部的故事》、《爱你没商量》、《海马歌舞厅》的编剧,参与了《我爱我家》的监制,参演了《阳光灿烂的日子》,并在1995年自己导演了电影《我是你爸爸》。

  的确,影视圈确实比文学圈的钱好赚多了,尽管那些年王朔参与的影视剧影响了整整一个时代,可王朔还是否定了他在影视圈内贡献,他认为这都不算成功,而是投机,连续的投机得逞,压根谈不上什么成就。

  在那些年中,王朔的工作不再是躲在郊区的深山老林里潜心创作,而是为了到处去拉投资,到处去找演员,到处和外景地的负责人牵线搭桥,到处宣传而奔波,一天到晚泡在酒桌子上,就是那几年,王朔把自己从一个小鲜肉吃了一个肥头大耳,折磨了他半生的痛风也是那时候落下的毛病,这是活生生把自己给喝成了工伤。

  尽管王朔那些年在影视圈赚了不少钱,但他自己却很看不起这个行业,他认为影视圈里全是一些没本事的人,一些没有真才实干的人,心思没花在创作上,而是每天盘算着如何拍马屁,捧臭脚这些破事上。

  并且随着电视剧的质量每况越下,王朔也对这个行业彻底失去了信心,他曾如此评价过当今中国的电视产业:“越来越没法看了,这种烂也不是光一句从业者整体素质偏低就能解释的,是整个电视剧产业连一个像样的标杆都没了,所以导致从业者连努力的方向都找不到”。

  王朔自己也说过,如果把中国的文学界和影视界那些有头有脸的人像扑克牌一样一张一张打出来,那影视界的人将会惨败,文学界起码是俩猫儿四个二,合着眼出牌都是完胜。

  进入2005年以后,王朔认为中国的影视剧更没什么看头了,他尤其瞧不上张艺谋,认为这位就是个搞装修的,本来影视作品是讲故事的,搞得满屏幕的大红大绿,形式大于内容,大把大把烧钱,最后让观众们进去买单。

  促使王朔做出离开影视圈决定的事情也没那么惊天动地,有一次,在一个文人聚会的场合,在场的人都是王朔比较欣赏的人,尽管王朔也炮轰过文人,但总得来说文人在他眼中的地位还是比影视圈的人高多了,他认为文人更加纯粹,没那么势力。当天在场一个人见到王朔之后说了一句话:“听说你也混影视圈了?”。言语中透露出一种惋惜之情。

  这句话说让王朔有些羞愧,是呀,我怎么混他们那个圈儿里去了,那个年代的影视从业者确实也风评不高。光听说他们找冤大头扎款,然后拍出一部部烂戏,让观众骂,让投资人骂,自己出门也臊不搭眼。

  王朔这时候自己也动摇了,他开始反思,自己真的爱这一行吗?答案是否定的,从王朔自己的言论中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结论,他从心眼里看不起影视圈,尽管电影作为第七艺术,它自然是有它的精彩,有它无可取代的理由。但王朔多少还是对于这个行业,对于这种艺术形式有所偏见,这也是正常的,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喜欢电影、电视剧的人也未必就对今天中国作家的文字能有多高的评价,这都正常。

  而关键在于一个人能找到自己热爱的领域,当王朔沉浸在自己的文字世界当中的时候,他才是最快乐的。何东采访王朔的时候曾问过:“你除了写作,还有没有其他什么兴趣爱好”。

  王朔几乎想都没想:“没有了,以前有段时间还会贪杯,但现在把身体喝坏了,也不敢喝了,所以除了写作我还真找不到什么其他的兴趣了”。